文章查看
当前位置 :主页 > 股票 >
荔枝军事:中国空军红剑演习开演 首次加入橙军模拟第三方空中力
* 来源 :http://www.ro-licitatii.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8-06-24 20:43

  年度国防授权法案,要求强化我国台湾地区的军事实力,鼓励美军到台湾去】此外,我们还将和您关注【中国空军红剑演习开演,首次加入橙军模拟第三方空中力量】。今天的军情观察我们邀请到的两位军事评论员分别是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高级研究员成汉平教授和特约评论员袁周副教授。

  美国联邦24号以351票赞成、66票反对,表决通过了2019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这个法案要求美国强化我国台湾地区的军事实力,并遵循所谓的“与台湾关系法”,美国可派遣高级军事官员去我国台湾地区窜访。

  美国每年都有所谓的年度国防授权法的草案,然后由美国表决是否通过,那么美国这每年都要表决的年度国防授权法内容都是些什么呢?授权给了谁?为什么在里面会出现我国内政与台湾地区有关的内容呢?

  美国的国防授权法案是由美国批准、美国总统签署生效的,旨在规范和划拨美国预算经费的年度法案。 从1961年起,美国制定第一部国防授权法案,到今年制定2019年度国防授权法案,美国目前已经制定了57部国防授权法案。 美国的国防授权法案涉及的内容包括了美军军费开支的方方面面,比如说军人的薪酬、伤残抚恤、武器研发、装备以及海外军事行动等重大开支。 这次美国国防授权法案出现了我国内政的涉台令, 从根本上讲是美国意图中国实现国家的统一,遏制中国的崛起,防止中国成为对其世界霸主地位构成和挑战的对手, 是美国谋求其全球霸权战略的一部分。 而另一方面呢则是对2018年对台国防授权法案的一种呼应和延续。 在美国始终存在着一股,他们频频的的提案,甚至法案, 当年与台湾关系法和现在的国防授权法案涉台内容都是出自这部分人之手。 在2018年度的国防授权法案中就有涉台的内容,当时要求评估美国和舰互访的可能性,今年则是把这种评估落到了实处,在损害中美关系制造的道上,可以说美国越走越远了。

  在2019财政年度美国国防授权法通过美国的表决之前,过去美国其他年度的国防授权法中有没有出现过我国内政及主权,涉及我国台湾地区的内容,后来这些内容是否得以付诸实施呢?给我们介绍一下。

  在美国的国防授权法当中涉及到我们的主权,这种做法在美国国防授权法案的历史上可以说是屡见不鲜的。远的不说,去年也就是2017年的7月14号,当时美国就审议通过了2018年的国防授权法案,其中就提出要求美国长去评估美国与台湾军舰互访的可能性。台湾是我们的一个省,你美国人不是想来就来的,你如果想互访那你就了我们的主权,当时我们发言人就提出来了,这是严重违反一个中国政策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的原则的,是的中国的内政。在当年的12月12号,美国总统特朗普还非常的和长马蒂斯以及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邓福德一起签署2018年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案。特朗普在他们的陪同之下的签署这个法案,我们看到这明显是我们内政的,侵害我们的主权的。这些内容到底能不能实现,能不能实施呢?其实有些内容是根本不可能去实施的。既然不可能实施,他为什么要出台?我觉得他有几个目的。 第一是回应美国国内的右翼保守派的呼吁, 这些保守派一心想拉进和台湾的关系,以此来对我们进行制衡。这些尤其是在美国党的内部是比较多的,是比较集中的。比如说,目前特朗普的安全事务助理,也就是说他的安全顾问约翰伯尔顿公开要和台湾建交。 第二是回应台湾岛内的关切,来配合一下,其实说的说的通俗一点就是恶心一下咱们,以此来刻意的让我们感觉到吃一个钉子。 第三就是要牢牢地抓住台湾这个军火市场,台湾地区是美国许多二手武器的大买家,这对注重利益的特朗普来说尤其重要,所以他以这样的方式来达到这三个目的,尽管不可能实施,这三个目的是摆在这儿的。

  中国空军近日向主动披露,空军“红剑-2018”体系对抗演习23号在西北大漠拉开序幕,这是空军全面推进新时代练兵备战开展的大规模练兵活动。“红剑”演习是中国空军体系训练的高端平台,今年的演习中还首次增加了“橙军”来模拟第三方参演。我们就和您一起来关注到今年“红剑2018”军演的相关情况。

  中国空军的军演中“红剑”演习被称为体系训练的高端平台,那么空军演训活动高中低端演训平台是如何来划分的呢?分别有什么不同给我们介绍一下。

  红剑军演作为空中军演的一个体系训练的高端平台,对于这个高端平台应该如何理解?我觉得主要是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看演练的层级是否高端,红剑军演,不仅是战役战术级的行动,他的行动主要演练的是夺取制空权远程精确打击,这样的战略性行动或者叫带战略性性质的战役战术行动。 相对来讲,那些仅仅是战役战术级层面的演练,可视为终端或者是低端的演练平台。比如,我们的空军初级指挥院校,每年毕业进行的毕业的综合演练,主要是演练空中基本军事技能,应该可以视为一个比较低端的演练平台,它和红剑军演可以说形成了明显的高差。第二就是看演练形式是否高端。军事演习就形式而言,可分为实兵对抗演练,实兵实弹演练兵器推演等形式,这几种形式实际上在红剑军演中都有所体现,特别是实兵对抗演练,是我们军事演习中的最高形式,是红剑军演的一个典型形式,所以说它是一个高端的平台。第三就看演练要求是否高端。 红剑军演作为我们空军最高规格的军演,要求常高的,特别是实战化的要求可以说是典型的要像打仗一样训练,为了以后像训练一样打仗,应该说体现了军事演习实战化的最高要求,是典型的高端的体系训练平台。

  今年的“红剑”军演在红蓝两军对抗的基础之上,又增加了一个“橙军”,橙子的橙,来模拟第三方参演,这个第三方模拟的是什么呢?其他国家的空军演习中是否有这样的一个第三方演习的角色出现呢?请您给军迷朋友们介绍一下。

  刚才袁老师介绍了红剑演习,它作为我们空军体系训练的一个高端的平台, 是新时期提高体系作战能力的一个有效的途径。这一次我们增加了一个新的参与方就是第三方,除了过去传统的红蓝大家都知道的红军和蓝军,还有一方就是橙军,为什么要加入这样一个第三方?首先我们要分析一下,这个第三方还是我们红剑2018这种军演首次出现第三方。在外军有没有出现过?因为经常有各种各样的协同作战,有友军有盟军,外军这种第三方也是有的。我们这次首次出现了第三方,的确是让大家感到非常的新鲜,特别是第三方还首次增加了陌生地域的长途奔袭,大规模的空投、空降等一系列贴近实战的科目,就更加具有现实意义了。这一次第三方的参演,我们来通过通常的军演来进行分析,如果说是友军 ,也就是说除了敌我之外,还有第三股力量。友军的出现,一定要演练协同作战的能力。相互间的攻防转换,包括背后的不同级兵种的磨合, 并且还要通过复盘来研究改进作战样式。所以这个如果是友军, 主要是要演练协同作战,但是如果突然又来了一支敌军或者说第三方的力量,这里头就是要强化我们应对战场突变的能力。 突然发生的事情、突然出现的第三股力量,这个时候就要确保我们打得赢在任何背景下的 一场战争,总而言之,这是一种全方位的能力的培养,对空军来说,从它的编队起飞到低空飞行,超低空姿态向数百公里的陌生的目标进行突防演练,一直空军的动作像跃升、锁定、发射、等等,达到一个精准打击、精准摧毁目标的目的! 在19大报告里头,要求我们军队一切工作都必须战斗力的标准,向能打仗、打胜仗聚焦,而红剑2018恰恰鲜明地体现了这个导向。